亭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亭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国际大豆丰收中国榨油企业无豆可榨尝自酿苦果20040927山绿柴

发布时间:2020-11-04 10:42:15 阅读: 来源:亭子厂家

国际大豆丰收 中国榨油企业无豆可榨尝自酿苦果2004-09-27

正是新豆上市的季节,每年这时都浩浩荡荡赶往国际市场的中国大豆买盘今年静悄悄的。  “由于缺货,榨油企业出现了全国范围内的停产和限产。”一位榨油厂商介绍。而由于种植面积增加,供货充裕,国际市场上今年大豆价格并不高。  民营榨油厂商们无法在国际市场上正常购买大豆,他们正在品尝自酿的苦果。  缘起  在东北地区,除九三油脂部分开机外,众多小油厂基本处于停机状态,而沈阳及大连地区油厂货源告急,被迫停机观望。  北京汇福长期停机,已出现因缺货无法执行前期与饲料企业所签合同被迫违约的状况。北京汇福是目前国内最大的榨油企业之一,其日处理能力达1300吨左右。  华东地区大型油厂也以限产为主,而华南地区油厂也无法摆脱货源紧缺的命运。  九三油脂集团总裁田仁礼估计,如此大范围地货源紧缺,中国油厂损失大约有40亿元,民营油厂“死的死,伤的伤,关门的大约有几十家”。  事实上,2004年初,美国政府就宣布增加2004年的大豆种植面积,从4月6日开始,大豆和豆粕(资讯论坛)开始了漫漫的熊途之旅,时至今日,跌幅均超过了1000元/吨。  一面是低廉而充裕的大豆供应,一面却是中国榨油企业的货源紧缺。为什么?  据了解,一部分榨油企业是由于资金紧张,无力进货,更多企业则是遇到了国际供货商的联合抵制。  嘉吉公司一位员工告诉记者,现在中国的大豆进口在美国供货商那里遇到了“杯葛”,这个词就是联合抵制的意思,出自英文“boycott”。9月3日,由跨国贸易商嘉吉公司和帮吉公司运往中国的三船大豆在美国海湾地区遭到扣押,十多起和国外供货商的纠纷正在国际仲裁机构进行仲裁。  而这仅仅是中国榨油厂目前困境的冰山一角,中小榨油厂商的困境缘于它们去年底在CBOT的失败。  每年大豆上市,买盘入市抢购的时候,美国供货商和贸易商控制的商品基金都会乘机在芝加哥期货市场(CBOT)上大举做多,拉抬期价。  由于中国经济发展迅猛,粕豆油消费量剧增,榨油厂纷纷扩张增产,往往是谁能争取到原料,谁就能榨出更多利润。受到巨额利润的诱惑,中国企业纷纷在高价时在芝加哥期货市场上点价,这其中包含着巨大的风险。  去年8月份,美国农业部对大豆月度供需报告做了重大调整,直接将库存数据调整到20多年来的低点,导致中国压榨企业恐慌心理加剧,于是纷纷加大采购力度以防短缺。CBOT大豆价格也从去年8月时的最低点540美分左右一路上涨至今年4月初的高点1060美分附近,增加了整整一倍,达到了近16年来的最高点。这种涨幅相当于中国境内价格从每吨2300元人民币涨至4400元。  缺乏国际市场经验的中国压榨企业在年初期货价格高位上签订了大量进口合同,仅在美国就采购了822.9万吨,平均成本在4300元/吨左右。  2004年初,大豆价格阴跌,此时国内禽流感肆虐,饲料市场低迷,豆粕价格也大幅下跌。  6月份开始,南美大豆纷纷到港,中国企业必须按照合同买下已经亏本的高价大豆,而这时中国政府开始宏观紧缩,银行资金收紧,拒绝为油厂开信用证,榨油厂商四面楚歌。  这次交易使中国榨油厂深受重创。  又到了进口大豆的时候,如果按照现在大豆现货价格购入美国大豆,那么油厂的压榨利润将是每吨40多美元。但是,很多企业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原料。上半年以来的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仍在继续,银行惜贷,油厂得不到贷款。  而当中国部分大豆买盘到美国询价时,他们不得不自食苦果,一些供货商提出了非常“严格”的条款,一些企业去年高价购买大豆,却迟迟未履行合约,诚信受到质疑。供货商要求他们必须先履行原来价位上的合约,并提供相当数量的保证金,方可再签协议。  窘境  这次败走CBOT的大部分榨油厂商是民营企业。  东海粮油集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东海粮油的大豆进口和往年一样照常进行。分析人士认为,东海粮油在去年大豆高价时也进口过一些大豆,但是数量不是很大,因为资金实力比较强,前半年的违约情况就少,所以今年进口比较顺利。  汇易咨询的金志宏说,中粮系统的这些公司本身具有国际贸易背景,对国际贸易比较熟悉,他们也在大连和芝加哥市场上做跨市套利和套期保值,现货亏损了,在期货市场上赚了;而民营大豆企业如汇福、华良、华农等,他们通过嘉吉、帮吉等跨国贸易商代理,也没有在期货市场做套保,一旦遇到前半年这样的损失,打击就是致命的。  民营企业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除了与其在国际贸易上缺乏经验有关,风险管理上的缺失,也是导致其失败的关键因素。  知情人士透露,以中粮等为首的国有企业和合资企业,他们有着比较有效的风险管理能力,他们把期货市场作为规避风险的重要场所。一位在油厂做过长期考察的研究人士说:“东海粮油的老总就有晚上盯外盘的习惯,而国内的民营油厂老总还停留在排斥期货市场的认识层次上。”  “经过这一次震荡,大量国内民营的大豆加工企业将淘汰出局,而由跨国粮油巨头ADM和丰易公司等主导的收购兼并将在大豆加工行业中渐次展开。”上海汇易咨询公司副总经理金志宏说。  9月2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在“2004中国秋季粮油饲料研讨会”上指出,中国大豆产业即将面临拉美化陷阱。  他说,1999年以来,我国在东南沿海扩建、新建了为数众多的大豆压榨厂,而这些厂家的大豆日处理能力又都在1000吨以上,个别的能达到万吨。这些大豆加工企业基本上都带有外资性质,而且从建厂的设计初期,就是以进口大豆为主要原料的。最近三年,我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大豆进口国,每年2000万吨的大豆进口量已超过了国产大豆的数量,对进口大豆的依赖已到了根本无法摆脱的地步。  程国强说,如果外资背景的企业完全掌控我国的大豆加工产业,中国大豆产业就会在定价、加工、营销等环节出现完全受控于人的情况,像南美国家一样陷入“依附性发展道路”。  事实上,民企此次惨败绝非偶然。此前在大豆进口上,中国企业基本上都是一盘散沙,显得孤立和被动。程国强建议,中国应尽快建起大豆产业联盟性质的组织,通过类似美国大豆协会的联合组织共同对抗国外企业的垄断行为,增加中国大豆国际采购谈判的砝码,抢夺国际定价权。

喵了个咪

星城彩票手机版

荒野日记安卓版

所谓棋牌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