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亭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以房养老金融机构应该有为

发布时间:2020-02-11 06:28:08 阅读: 来源:亭子厂家

23日,北京市民政局发布“十二五”时期北京老龄事业发展规划,提出“以房养老”概念,鼓励商业保险企业、商业银行或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开展“以房养老”试点业务。

所谓“以房养老”,就是指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给金融机构,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或接受老年公寓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如果比照按揭买房,“以房养老”就是“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或叫“倒按揭”。

北京市民政局再提“以房养老”,使此话题再次升温。耐人寻味的是,与此前多数评论一样,人们仍然不看好“以房养老”。

“负面”的考虑多集中在三点:一是老人本身,因中国人文背景,多数老人要把房子留与子孙,所以对“以房养老”不感兴趣;二是政策限制,如我国土地使用权期限最多只有70年;三是市场风险,如房价的大幅涨落。这些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是没有变通之道,如部分老人已有了不同的观念,希望通过“以房养老”使自己晚年手头宽裕,完成自己的一些美好愿望,而对此渐渐理解并效仿的儿女也会越来越多;期限70年也有了“自动续期”等法律依据;对房价涨落,可以通过事先契约预留好上下线,涨时补偿老人,跌时减少银行损失等。

所以,笔者认为,以上这些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妨碍“以房养老”的推广,但金融机构是否积极投入和怎么做,可能更关键,不知何因,至今,各方对此讨论极少。

金融机构首先要确定,“以房养老”不仅是其一种既有风险又有收益的产品,更是配合政府和社会做好“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医和老有所学”的企业公民道义和义务,在设计上规避风险和保证收益没有错,但如果过分算计收益而不愿分担风险,大概也做不好“以房养老”,甚至以消极的措施和制度冷却一些老人或当地政府对“以房养老”的热情。

比如说,目前,对“以房养老”有些兴趣的多是一些手头不宽裕、高龄、多病或孤单的老人,而当下一些金融机构推出的“以房养老”,要求申请人最好有两套或以上住房,且抵押给银行的房产不能是其唯一的自住房;有孩子;申请人在申请时要做体检,健康的老人才有望获得资格;等等。对此,金融机构自有各种解释,但有没有多动脑筋?是否尝试更方便老人刚性需求“以房养老”的办法?

金融机构要从长远看,做好做大“以房养老”,很可能会名利双收。据国家相关部门统计,截至目前,中国有60岁以上老人1.78亿,占总人口的13.3%。其中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约3171万人,大中城市空巢家庭高达70%。“以房养老”会有较大需求和市场空间。

在国外,如美加,之所以能推行多年“以房养老”,并已成为老年人养老的重要和常规模式之一,与其有完善的金融贷款、担保机构、资产评估等机构及个人的信用系统完善健全有关。其它枝枝节节都是技术问题。我们目前缺乏这些或正在建设,而要做好这一点,仅金融机构一家肯定不行,这也是他们对此走走看看和推进缓慢的主要心结。对此,就需要政府的全力支持。在做好其它养老保障体系,如社保等同时,把老年人的资产通过配置变成养老资源,如“以房养老”等,应是政府应该积极参与的现代社会管理,是一种善治。

例如,加拿大政府规定,超过62岁的老人可将居住房屋抵押给银行,贷款数额在1.5万至30万加元之间,只要你不搬家、不卖房,房产主权不变,可以一直住到享尽天年,由后人处理房产时折还贷款。美国政府则直接与金融机构搞“以房养老”,有联邦政府保险的倒按揭贷款;有由政府担保的倒按揭贷款,这种贷款有固定期限,老年住户须做出搬移住房(如住进养老机构)及实施还贷计划后才能获贷;还有专有倒按揭贷款,一般由金融机构办理,发放贷款的机构与住户同享住房增值收益。美国的“以房养老”特别在意老迈独居者。这些经验都可以借鉴。可边学边做嘛,等都完善了,一部分该享受的老人也没有了。

至于近日有人说,我国推“以房养老”是政府在推卸养老责任,这应是一种误解。不仅是“以房养老”,各方应多动脑筋,积极努力,在我国养老保障体系中,多一些手段和保障不好吗?

广州筹划税务案例分析

中山注册公司时间

广州筹划税务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