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亭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春在校园连载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8:00 阅读: 来源:亭子厂家

学生时代那点事第八集继续分手

时间还在转,天空依旧那么蓝,所有的好事坏事都扎了堆的跑出来。

俗语“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这天肖寒自己呆在家里,无事可做,因为晓蓓以为要去学习所有到外地了,肖寒就在家里看电视,写简历,生活好不无趣。

“喂,子豪啊!哪呢?”

子豪“超市呢,一会跟你汇合,方不方便?”

肖寒“没事,晓蓓去外面学习了,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你就放心过来吧!”

子豪“没在好,哥们是不是可以狂欢了?”子豪坏坏的笑着说。

肖寒“行啊,只要你不怕晓蓓回来找你算账,你就随便。”

子豪“没事,就不怕,不是自己媳妇为什么怕啊?那还有烟吗?”

肖寒“带两盒过来吧!这不多了。”

子豪“行啊,那你等着我胜利归去的消息吧!”

超市内,子豪在买烟顺便买了几罐啤酒,还有几个凉菜。

肖寒的房内。

肖寒“不是你买这些吃的干什么啊?都有,你不会是要打算长期的殖民吧!”肖寒略有疑惑的说道。

子豪“猜对了,哥们就是要长期殖民,知我者,非肖寒莫属啊!”说着,自豪拍拍肖寒的肩膀。

子豪“别愣着了,这东西都放哪啊?”

肖寒“你就放那厨房就行了,对了,别放那了,这不中午头了,吃了得了”

子豪从厨房伸出头来看了一眼肖寒说道“您怎么那么讲究呢?”

倒酒,夹菜,喝酒,吃菜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

肖寒先开口了“不是,你这怎么了,一大礼拜的你不陪着楠楠,你跑我这来拍我这单身,实在是想不通啊?”

子豪“想不通吧!告诉你,哥们这是照顾老少病残,你说晓蓓走了你能不孤单吗,我这是帮你。我帮你解除孤单。”

肖寒“去你的,平时也没见你那么乐于助人啊!说吧,什么事,憋在心里哥们可是也无能为利啊。”说着夹了一口菜就堵进了嘴里。

子豪“说出来,说出来哥们心理就更难过了。”

肖寒“你憋着,你更难受,就说出来吧!哥们不笑话你,谁还摸不着谁的底啊”

子豪“行,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初恋来咱们学校上研究生了,……”

肖寒“好事啊!哪天约出来都让大家见识一下!是不是美女。”肖寒中途插了一句。

子豪“你别打岔,我这还没说完呢,昨天我打完球看见她了,说是来找我的,然后我跟她去喝咖啡正好楠楠给我打电话,我又不能欺骗她,所以他们俩见面了。”

肖寒“这个你得仔细说说,我要听,打起来没有,人家不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怎么样,有没有干起来?”

子豪“不是,你这给哥们解决问题还是给哥们添堵啊?你是不是这世界不乱就不能满足你那一颗愤世嫉俗的心啊!”

肖寒“没那个,哥们只是好奇,自罚,自罚一个!”说着肖寒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了。

子豪“我估计旭子现在也好不到哪去,要不咱叫他过来!”

肖寒“都过来我才高兴呢,打电话叫啊,不多一个。”

子豪“行,哥们”

“喂,旭子啊!我子豪,哪呢?”

旭子“瞎逛呢,怎么你呢,哪猫着呢?跟你那初恋偷偷约会了吧!”

子豪“嫉妒,你就是能嫉妒,本来哥们还想把你从失望的深渊捞起来呢,行啊!那么嫉妒,那你就在嫉妒一会吧!”

旭子“别介……”

嘟嘟……手机挂掉了。

旭子“我说你挂什么电话啊,说吧在哪逍遥呢?据点哪?我马上过去。”

子豪“现在知道问了,刚才您不是还嫉妒者吗?怎么不嫉妒了?”子豪像是在奚落旭子。

旭子“滚,哥们刚才不是心理有火出不来吗,谁让你打电话不挑时候呢?活该当炮灰了吧!”

子豪“那还是我不对,那你接着憋闷火,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我找你。”

旭子“别介啊!哥们刚才那闷火都朝你发出来了,哪还有什么闷火啊!说吧,据点在哪?”

子豪“哎……我说你,你太不讲究了!交你这样朋友……在肖寒这呢,来的时候买几瓶酒,”

旭子“就知道你们在享受腐败,这事不叫上我,太不够意思了。”

子豪“对了,你来的时候再买点凉菜过来,反正就是现成的就行。”

旭子“成,等着,现在2:30,2:45准时到。我还拿烟吗?”

子豪“不用了,我买过来了,。”

旭子“行,那你们先别喝那么快,等着我。”

旭子赶紧冲大润发前进,一路狂奔,好长时间没有那么的自由了,再也没有林夕整天的电话催着,没有为今中午陪林夕吃什么的烦恼,所有的坏事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全部都离开了。剩下的只有美好的愿望。

在超市旭子去卖酒的那拿了一箱青啤,又拿了几个熟菜。这就是超市的好处,你可以随时的进去随便的拿东西,不好的地方就是你拿完东西后要付钱。

在去肖寒家的路上,旁边有一卖烧烤的,那一串串烤肉,烤鸡脖,看的旭子口水都快出来了。

卖烧烤的老板到时看出了旭子的心说道“嗨,这个瓷器,来两串尝尝,保证口味独特,绝对的好吃,吃过的就没说不好吃的!”

旭子“不是,你这卫生吗?你这有经营许可证吗?”

摊主“哎呀!我说瓷器啊,我们这绝对正规,你打听打听,这一片就属我这卖的活,肉新鲜,做的好吃,谁来了不得捧个场啊!”

旭子走过去看看烤熟的鸡脖说“这肉色都看着不错,但是不会吃出什么毛病来吧!”

摊主“磁,你放心绝对干净卫生,你就放开了心的吃就行。”小摊主看到旭子是想买了,就在那说尽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

旭子“那行,一样给我来十串吧!多放点辣椒末。”

摊主“好来,瓷器,您稍等。”

熟练的手法,准确的操作,不一会的功夫小摊主就弄好了,撒了一层红扑扑的辣椒末。

摊主“拿好了,这是五十串,一共四十八块钱,让你点儿,你给四十五块就行了。”

旭子拿钱数钱,给小摊主但是他又想起一事说“不是你不给我开个发票,不是正规的吗?再说你给我开了,我也好去报销啊!”

摊主“哎呀!磁,真不好意思,你看我这记性,那发票我给忘拿了,你看这样下次,下次成吗?”

旭子“成,但是下次我来的时候你得给我多加点。”旭子边说着边指了指一旁的烤串。

摊主“没问题。”

就这样拿着烤串,啤酒,迎着微微的清风,看看蓝蓝的天空,走在路上迎着未来。

按响门铃,旭子这时的胳膊已经被那箱啤酒压的有些酸痛,有些拿不动了,就把啤酒放门前了。

开门的是子豪“吆,我说你这买那么多酒干什么啊?喝不了。”子豪一边说着一边帮着往里拿东西。

旭子“废话呢吗,谁也没说让您一次喝了啊!再说就您那三瓶半的气概,敢让您喝多了,喝多了谁背你回去啊!”

子豪“我说你成不成,刚进门我说一句话,你给我顶那么多,你那火还没出来呢吗,整天跟吃枪药似地。”

肖寒“行了,我说你俩怎么见面就掐啊。有完没完啊!”

旭子把烤串放到客厅的桌上,桌子上都是子豪跟肖寒吃的零碎的东西。

旭子坐在子豪座位上拿起桌上的牌啤酒就先灌了一口,抹抹嘴说道“这行啊,享受腐败的时候也不叫上我,行,哥们。”

子豪也坐了过来把拆开的啤酒拿出来一人一罐子豪接着旭子的话茬道“没那个,咱不是也刚过来,再说谁知道人家肖爷有没有时间陪咱俩呢。”

旭子“对了,肖寒,晓蓓呢,没看见女主人啊!这红杏出墙了,还是见异思迁了啊”旭子是唯恐天下不乱。

肖寒“我倒是盼着他红杏出墙呢!你这嘴就不能有句好话是吧!女主人要是在,你能这么肆意的疯狂,出去学习去了,得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旭子“正好,这段时间让哥们陪你!正好哥们也没别的事。”

肖寒“行,知道哥们现在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觉得哥们可怜是吧!真得谢谢你们”说着拿起酒灌了一口。

旭子“甭谢,这不也是解自己的燃眉之急吗?”

肖寒“喓!对啊,今天是怎么了,都不去陪你们的女朋友,闲的没事跑我这来捣乱,怎么……看你们都不像是一厢情愿啊!”

旭子“别说了,这事很严肃的话题,要是再说的话我怕子豪会承受不了的!”

子豪“我有什么承受不了的啊!你这明显起哄架秧子。”

肖寒“说说你这是怎么了啊!刚才子豪说过了,人家是现在左右为难,都是美女不知道该选择谁。你呢,不会也是这种问题吧?”

旭子“哪能跟他比啊!我这是愁的,你说我就不明白这女生了,要什么不好,一三百多的布娃娃你那么想要,我就不明白,你说那玩意你要来干什么啊?放床上,放不开,放一边看,你说你是能跟他说话还是能陪你吃饭,非得让我给她买布娃娃,你说愁不愁”旭子似乎是有点激动的说道。

肖寒“人家小女孩就喜欢这个,要不怎么说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公主梦呢。人家就是喜欢被宠着的那种感觉,要我说你得给人家买。”

旭子“不是我给她买那个,那我还不如给她买点吃的呢?”

子豪“你什么想法?人家现在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孩,人家谁跟猪是的整天吃的,再说人家稀罕你给人家买那吃的吗?人家不要,现在女孩吃饭都成副业了,跟你说旭子,你给林夕买一布娃娃外加一束花,保管她立马跟你和好,绝对爱你爱的死去活来”子豪也灌了一口酒。

旭子“不行,那我不是很没骨气吗?哥们这面子往哪放啊?”

肖寒“你要面子,还是幸福?”

旭子“幸福。”

肖寒“这不就得了,明儿早点准备好一切马上去给人家林夕道歉去,不管怎么着,女生什么时候都有理,这个就是恋爱的潜规则,凡事都得让着点女生。”

旭子“被你们这么一说,我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是不是该感谢!那我就喝了这杯啊”说着端起杯一口气喝个底朝天。

肖寒“总算是解决了一件事,好了到你了,说吧你准备怎么办啊?”小寒看着子豪说道。

子豪“别看我,看我也没用,我这个跟旭子那个事实本质上的差别,没法,也不能比。”

肖寒“你这是自欺其人,怎么就没有办法啊!我说可定有。”

“我支持你”旭子也在一旁说道。

子豪“那你们说我怎么办?”

肖寒看了一下子豪的手机在桌子上放着,拿过来,拨号。

子豪“不是,你干嘛呢?那我手机给谁打电话啊,不许给你那姘头打。”子豪虽然这么说,但是也没有去抢手机,就凭这肖寒去打。

“喂!楠楠,我是肖寒啊!对对,你在哪呢?”

楠楠“肖寒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崩问,也甭说,我是不会回答的我就是认定了这个死理,我就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肖寒“不,你怎么了啊!我这可什么都没说呢?”

楠楠“装,肖寒你就接着给我装,子豪在你身边的吧,陆子豪你给我听着,这次咱俩必须分手,我看到的那一幕实在是太丑恶了,你就跟你那老相好过去吧!我告诉你,以后你甭找我,找我我也不待见。”

子豪抢过电话来说道“王亚楠我告诉你,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佳琪什么都没有,没有,所有的事都是你想出来的,是你一手破坏了咱俩的感情,我不欠你的。没必要求着你。”

楠楠“行啊,现在长本事了,敢在电话里对我喊了是吧!行啊,你是不欠我的。那以后咱就谁也别联系谁,就当不认识。”

子豪“别拿这个吓唬我,不怕!告诉你追我的小姑娘有的是,我何必单恋一枝花,没必要。”

肖寒在一边听着事情越来越不对,感情这俩再说说就得干起来,非分了不行,赶忙拿过手机来“楠楠,你别在意,子豪她喝多了,喝多了,刚才都是些醉话你别听他胡说,他最喜欢的就是你,刚才还跟我们说你是多么多么贤惠呢。”

子豪看来有些激动的在一边说“肖寒你别胡闹,我没喝醉,我说的都是真的。”

楠楠隐约像是听到了这些话,知道是肖寒在骗她的,她也知道是为他们好,但是这是的冲动总会压住理智占据上风。

楠楠“肖寒,这话是你说的吧!我告诉你,你甭替他求情,没用,你告诉她,该分分,我这么一大黄花闺女还愁着嫁不出去,我告诉你,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包括你。”

肖寒“这怎么骂起我来……喂……喂……”

挂了,肖寒拿着手机无奈的朝子豪摊了摊手。

而这时旭子却向子豪伸出了大拇指并且说道“认识你这么久,什么时候见过你这么爷们,真的,小弟甘拜下风。来,爷们,我敬你!”说着旭子拿起桌上的杯子慢慢的举过跟子豪碰一下,就一饮而尽。

子豪“这女人真是的,你说我什么地方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说,你提出来,我知道我一大老爷们,十几年养下的坏毛病肯定不少!但是我不是正在努力的改吗?但你不能否定我喜欢你,疼你这个事实吧!你说,你生病我被你去的医院吧!你四级不过我陪你伤心,开导你吧!就因为我初恋来这上学,我请人家喝杯咖啡你就嫉妒,你就吃醋,我说你这醋劲也太大了吧!你说你瞎嫉妒什么啊,还跟我分手,我哪有什么不好啊!”

子豪自顾自的倾诉者自己的痛楚,听的旭子跟肖寒都愣住了。

旭子“喓,这没想到你还是一文学型的,分析起事来头头是道,不错不错有前途。既然知道自己的不足,就要努力的改进,毛主席不是说了‘知错就改,仍是好同志吗’,你现在既然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把自己分析的那么精准,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啊?”

子豪“他不是要分吗?那就随她去,分就分吓唬不到谁。破罐子破摔……越摔越响!”

肖寒“这不行,你不是对你那初恋没什么兴趣吗?那你为什么跟人家楠楠分手,凭什么为什么?”

肖寒的这句话引的子豪跟旭子同时转向他看,他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旭子伸手在肖寒的额头上摸了一下“不烧啊!你怎么想的肖寒,知道你一直想突出你的与众不同,现出你的个性,但也不至于这时候鹤立鸡群显高大吧。”

肖寒“我这是为楠楠不值,当然也是为羞愧,楠楠哪有不好啊!既然你这么爱他,这么喜欢她,你就不因该放弃自己的原则,你得照顾她,爱她。”

子豪“行……肖总,咱能别说了吗?您要再说的话,我就得从这纵身一跃了,我觉得我不至于这么差,我有这么差吗?”子豪看着肖寒跟旭子两个人说道。

旭子“有,比这个还差。”

子豪站起身来就朝窗户边走去,肖寒一把就拉住了“你傻啊!他跟你开玩笑呢?”

子豪“我知道,我去窗台拿遥控器,你以为我干什么啊!”

肖寒“靠!死去,浪费感情。”

呵呵……一阵笑声从三个年轻的脸庞传出

子豪坐回去,三个人的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一个个都懒洋洋的躺在那,谁都不想去收拾那些残羹剩饭。

肖寒“子豪,今儿是你提出来要来的,就你和收拾一下吧!”

子豪“这个不好,又不是我家,你是主人,你得负责收拾,要不说不过去,是吧!旭子”

旭子“这一点呢,我还真是支持子豪的意见,谁让不是自己家呢,大不了你以后不认我们就哥俩,我们就是要拍拍屁股走人,但是肖寒你不是那种人啊,你收拾了,你还得认我们这哥俩。命啊!认了吧!就你收拾了。”

肖寒“行,你们这时候是同仇敌忾了!有魄力,我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们是是披着羊皮的狼呢,早知道这样,我就得继续支持林夕,楠楠跟你们分手。”

子豪跟旭子一起说“缺不缺德,你这人太小肚鸡肠了,嫉妒,肖寒你是嫉妒我们俩的清闲,这样不好,你得改。”说着子豪就拿出一根烟点上了。

旭子“赶紧收拾去,别在这磨叽,没用早晚都是你收拾。”

肖寒看这样子时躲不过了,就自顾自的收拾起来。

旭子“哎,肖寒,你说这一会咱去哪逛一圈啊!反正我们两个现在是有的是时间。”

(本集未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