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亭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夜谈系列1-(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4:54 阅读: 来源:亭子厂家

传闻中很多学校,坐落的地方并不干净,有的是坟场,有的是死刑犯的处决地,有的则是荒无人烟的山区。无论如何,恐怖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是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在校园的各大论坛贴吧里,常常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诡秘事情,以至于引起小范围的谈校色变。

我从小居住在湖南一座小城市,这座城市虽小,却有着一个颇大且年代久远的大学,细细琢磨,这所大学据说是文革时期的产物,虽然比不上很多百年名校,但最近升至一本的名声,却是在微博里传开了。

微博几乎第一时间到达热搜,华东民族大学,这是这所学校新的称呼。

我从小居住在这座城市,对这所学校却已经十分熟悉。学校布局不算规范,并未讲究风水学,与一些有校园怪谈的学校,有所差异,甚至于呈现着一种扁扁的鱼鳞式排列,整整齐齐,但又有些分布不均。因为所处的地方是山区,这座大学,很多宿舍楼与教师住房都陈列在半山。但也只是接近于山腰,多年来,房屋已经成为老大难的问题。

一些教师职工提出了不满,希望学校能够再修建几栋校舍。

学校也并未作出声明,于是提案就搁置在那里,一直没有履行过。

据我所知,这个学校所处的位置,是以前文革里批斗大会的地址,特别是后山,传言埋了一些冤死的人。不过这都是道听途说,早年小时候,我还真和我爸上过这座学校的后山。

后山有两条土路,不知道是什么人开辟的,据说上面在十几年前,也是一个小型的靶场。但无论如何,我和我爸并没有找到靶场的位置,那次经历,却是差点没能下山。

山上有些阴森,来时的道路上长满了荆棘,成片的树木,郁郁葱葱,却遮掩了阳光。本来是中午出发,结果到了傍晚,还没能走到头,而且,越是到达上方,路越来越艰险,耳旁除了稀疏的鸟鸣,几乎是沉闷得暗无天日。 一路走到一片半人高的草地里,稍微有点阳光,看看天色渐晚,这才想到回去。

回头,却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鬼打墙,也下意识地摒弃了鬼神之说。

因为找不到路,只能从山坡上下去。

待过了半个小时,这才下到底部,身上早已被树枝刮的遍体鳞伤。

很难想象,如果在山上待到晚上,是怎样的体验,会遇到些什么。

可能是童年的记忆,让我生性有些胆怯,长大后的我,也没有再爬过那座山。

倒是在朋友那里,听说过,靠近山上的几栋校舍,一直晚上有奇怪的声音。我不确信那是怎样的声音,只能听朋友绘声绘色,身上则是起了鸡皮疙瘩。

最近来到这座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我考研结束后的几个月。

我搬进了宿舍。宿舍的位置,正好对准后山,打开窗户,就能看到山上的植被。在夏日里,显得非常的清凉。

搬进620宿舍的时候,一个学长正搬离那栋宿舍。

他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有些营养不良,十分地消瘦。说话的时候,有些缓慢,不像是考上研究生的人。

一经了解,才知道,这个学长读研读了四年才毕业。

他搬离这栋宿舍,离开的时候,这才幽幽地告诉我:“晚上最好不要熬夜。”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权当是学长对学弟的宽慰。

将所有的东西摆好,百无聊赖地等候。没等多久,接着又迎来了两位室友,都是这一届的研究生。

有了一些人气的房间,逐渐变得热闹,配上一些肥宅快乐水,很快聊天打成了一片。

还没有正式开学,夜里,整个宿舍楼显得空荡荡的,一整个走廊里,似乎只有两三间宿舍有人,感觉十分不好,冷冷清清。

我并不喜欢这种氛围,压抑,阴沉,灰暗。

配合着走廊灰蒙蒙的灯光,夏日的火辣都被驱逐一空,只剩下阴嗖嗖的冷。

出去买的东西的时候,我甚至几度感觉不对劲,总有人在看着我似的。

我检查过四周,男生宿舍楼虽然有监控,但不至于给人这样一种直觉。

我想起了童年时候上山的经历,同样是夏天,下了山却是双手双脚冰凉,根本不像是能待的地方。

买完东西,我就缩头缩脑回到了宿舍。

夜晚因为忙和了一天,十分劳累,闷头就睡了过去。

一晚上并没有异常的事情发生,早晨起来,两名室友也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

我下意识地看了眼门顶上的灰蒙蒙的玻璃,外面还是一片灰蒙蒙。

嗒嗒嗒嗒嗒,我听到了滴水声,并不是从室内发出,而是源自走廊。

打开门,除了空荡荡的,并没有异样。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不断感受到怪异的事情发生,除了滴水声,有时候楼上还会传出敲打声,而我所在的宿舍,却是六楼,楼顶是锁住的。

我开始联想起一些不好的传言。

譬如朋友曾经说过,华东民族大学,早年有某某某学生自杀,或是文革时期,发生批斗死亡的案件。

记得去年一位学生跳楼自杀,就是从六楼一跃而下。这由不得我联想起了我所在的六楼宿舍。

我还记得曾经有一位研究玄学的学生说过,之所以改名华东民族大学,是因为这所学校的风水有关,曾经的名字不太吉利,等芸芸。这所大学,不像别的大学那样,在建造之初就请高人规划设计,因此有不少突出的毛病。

例如中间的风雨湖,实际上,本来水生金的环境,却因为周围充斥着树木,挡了学校的金。再如整个后山,看起来高大有气魄,却是一处险地,极为招阴。

我的宿舍,正好落在华东民族大学后山底下,植被几乎都掩盖了阳光与视线。

结合了传闻中的事情,我更是有些后怕。

住在这样的宿舍,成天提心吊胆,就算没真见到鬼,也要被吓得神经衰弱。

我问旁边两位室友,他们都毫不知情,对于这所大学,了解远没有我深刻。

几天的煎熬,让我有些心力交瘁。

甚至半夜,我都能被一点动静惊醒。

结果醒来的时候,却是一位室友在打游戏。

这个室友一向睡得很晚,就在那名学长提醒的第六天,事情果然发生了。

六实际上并不是吉利的数字,在西方圣经中,666代表了魔鬼。

这天晚上,我并没有入睡,而是琢磨着什么时候搬出寝室。

室友本来在打着游戏,突然不知为何,径直走出大门。过了半天,才蹑手蹑脚地回寝。

对于这样的情景,我当时完全是死一般的沉寂,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他没有继续打游戏,而是愣了半响,然后回到床上,闷头大睡。

第二天,两位室友之一的那位室友没有起床。

我喊了半天,才发现,这个室友已经高烧。

送去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这才退烧。

当我问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室友却是摸摸头说已经忘记了。

第二天,我向学校申请换宿舍,得知了一个消息,620宿舍,已经换了几位学生。

几经波折,我和两位室友再三要求下,学校教务处最终答应,封禁620宿舍。

我也成功搬至楼下的520宿舍。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就在我搬离宿舍的那天,我和室友在清理杂物的时候,意外发现他的床上有几根长头发。

室友当时就惊得说不出话来。

更为吃惊的是,我居然在柜子的夹缝中找到了类似碟仙的工具。

后来经过一些学生的了解,我才知道,这栋宿舍楼原来是女生宿舍,但也有不怕鬼的女生,曾经玩过笔仙碟仙之类的游戏,但不出所料,运气一直不顺,甚至有位女生因为精神衰弱产生了轻生念头。

学校本来就生源众多,住房紧张,说要重新盖教学楼,却一直没有进行,于是将这栋教学楼改为男生宿舍。

原以为男生能镇压歪风邪气,但没想到,连续几年,都发生有不好的事情。

学校也不得不面对压力。

就在封锁620寝室后的一个月后,整个六楼宿舍都封锁了。

如今,整个六楼,最接近后山的一栋宿舍楼,就这样被关闭。

至于还有一些靠近后山的教师住房,其实我也是道听途说,那附近入住前做过法事,还曾因打桩不稳,出了事故。

不久前,我去寺庙里朝拜,寺庙的师傅见了我就问:“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我一一说明开来,良久,师傅告诉我:“早年我师父曾给华东民族大学做过法事,不过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十几年前,大学动土,发生了种种不顺。我师父说了,这里是恶山恶水,前有人工湖,后有乱葬山,要镇压,必须作改动。”

“例如,新修的那几栋住宅,就占据了八卦里的坎位,坎为水,刚好压住人工湖的湿气。”他所说的人工湖,就是风雨湖。

风雨湖修葺多年,谁曾想居然也是凶地,但如今也不好大肆填补整改,只得用房源的土木之气,压制一二。

时至今日,华东民族大学,依旧是炙手可热的大学之一,在我们这个小城市,算是中流砥柱。鬼神之说,都不过小众之间的谈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所学校,会进一步扩建,发展,至于会遭遇什么,那都是后话了。

董氏针灸培训乌鲁木齐正规徐娟宫廷绝针

新鲜铁皮石斛品牌铁皮石斛鲜条公司新鲜铁皮石斛怎么保存

东莞寮步电镀料今日报价欢迎了解

程力8吨环卫垃圾清理车供应价

济源强电工程CPVC电力管应用在强电管线

洁博士自动皂液器紫外线消毒机自动给皂机泡沫皂液器

EVA热熔防水板微波磁焊机防水板电磁焊机型号

个旧市角钢二手

图解唐山MPP电力管能应用在非开挖吗

耐酸涂料底漆中漆面漆、汾阳堂、耐酸涂料底漆中漆面漆、销售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