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亭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能电厂价值上千万捐赠去向成谜

发布时间:2021-10-14 17:28:10 阅读: 来源:亭子厂家

华能电厂价值上千万捐赠去向成谜

华能电厂价值上千万捐赠去向成谜 更新时间:2011-2-5 10:19:55   浙江一村官以“承包”村企名义,凭白条拿走华能玉环电厂捐赠、承包给六个失地村庄粉煤灰销售所得1000多万元利润的消息,经《法人》披露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攫财千万”的主角黄德平事后现身,坦承“一千多万元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拿的,还要分给其他人”,那么,这些钱到底分给了哪些人呢?

调查报道《华能玉环电厂价值上千万元捐赠去哪儿了》在《法人》杂志1月号刊登不久,凭白条拿走千万元巨款的村官黄德平终于现身,坦承“钱确实是自己拿走的”!吊诡的是,此文随后被各大网站删得干干净净,了无痕迹。

日前,《法人》记者再赴浙江玉环,与浙江省玉环县县委委员、大麦屿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沈华栋、纪委书记陈礼平一一对话。事件的焦点人物黄德平也首次回应攥财质疑。

背景:村官被指攥取千万捐赠

玉环县隶属于台州市,位于浙江省东南部,濒临东海,与我国钓鱼岛、台湾岛隔海相望。号称世界上唯一一座拥有四台百万千瓦机组的华能玉环发电厂,就坐落在玉环县大麦屿街道办事处。

2002年,华能玉环电厂建厂时,占了大麦屿街道办事处连屿、火叉口、下青塘、上青塘、龙头和小麦屿村等六个村庄的1000多亩土地。六个村庄根据电厂所占土地的比例,共同出资100万元成立了玉环华丰物资综合有限公司.

2007年,华能玉环电厂以支持新农村建设名义,同华丰公司和六个村庄签订协议。协议约定:2007年,华能玉环电厂提供4万吨粉煤灰给六个村庄和华丰公司,从2008年起,每年提供6万吨。为了拿到这些粉煤灰,华丰公司和六个村庄需要对华能玉环电厂用地、施工提供方便。

2008年10月14日,华能玉环电厂又和六个村庄签订合作意向书,双方约定:华能玉环电厂所产粉煤灰交给六个村联合成立的华丰公司总承包经营。

时隔一个半月,华能玉环电厂所属的大华电力、华丰公司、台州文韬粉煤灰有限公司和大麦屿开发区管委会等四方签署了《粉煤灰承包销售合同》.

《四方合同》约定,大华电力将华能玉环电厂所有粉煤灰承包给华丰公司经营;文韬公司是华丰公司的总承销,华丰公司和文韬公司总承销的协议另行签订;大麦屿管委会对该合同的执行实施监管。合同的有效期是2008年12月1日至2010年11月30日。

《四方合同》实行总价全年包干,合同总额为1200万元/年,两年的包干费用为2400万元。由文韬公司直接支付给大华电力。

当天,华丰公司总经理、上青塘村村支部书记黄德平和文韬公司依照《四方合同》签订了《粉煤灰销售合同》。黄德平将电厂所有的粉煤灰承包给文韬公司销售。双方将两年的包干费用定为3870万元,刨去交给华能玉环电厂的2400万元包干费,华丰公司一转手就赚了1470万元。

此前,《法人》报道,黄德平凭手写白条从文韬公司将这1470万元利润领走,其中,黄德平交给华丰公司,并最终分到六个失地村庄的是432万元,黄德平拿走了其余的1038万元。

这笔千万巨款的去向、分配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的质疑和猜测。村民纷纷质疑黄德平凭什么拿走这些钱。

由于种种原因,《法人》记者在玉环采访时没能联系上黄德平,一些问题不得而知。那么作为四方合同的监管方——大麦屿街道办事处知不知道此事呢?该办事处纪委书记陈礼平的说法耐人寻味,他对《法人》记者说:“我不清楚这个事情,需要进一步调查,文韬公司怎么给黄德平那么多现金?”

回应:村官辩称“拿钱有据可依”

《法人》记者了解到,黄德平打白条领走的1470万元中,有150万元是文韬公司从银行转到了华丰公司,100万元是黄德平通过转账和承兑汇票拿走的,其余的1220万元是黄德平直接拿走的现金,这些钱,华丰公司和黄德平都没有出具发票,而是黄德平个人打的收条。

2011年1月17日下午,黄德平接受了《法人》记者的采访。他现在的身份是上青塘村支部书记、华丰公司总经理。

黄德平坦承,这1470万元确实是他打白条拿走的。他说,除了上交村里的432万元,其余的1038万元并不是自己一个人拿的,还要分给其他人,自己是依据“承包合同”拿这些钱的。

《法人》记者从黄德平递过来的合同看到:这是一份《粉煤灰供应销售合同》,合同的甲方是华丰公司,乙方是黄德平。代表甲方签字的是时任华丰公司董事长的赵顺民,而代表乙方签字的就是华丰公司的总经理黄德平。

合同约定,华丰公司将电厂所有粉煤灰承包给黄德平经营;除交给华能玉环电厂合同总额1200万元/年外,黄德平每年先支付给华丰公司120万元。也就是说,担任华丰公司总经理的黄德平承包了华丰公司的粉煤灰销售业务。

《法人》记者了解到,华丰公司和黄德平签订这份《粉煤灰供应销售合同》,是在签订《四方合同》、《粉煤灰销售合同》之后。

“这不是有病吗!华丰公司既然已经将粉煤灰的总承包权交给了文韬公司,稳稳的赚取了1470万元的利益,那为什么还要与黄德平个人签这个‘承包’协议?让村集体白白损失掉到手的上千万元?”接受《法人》记者采访的多位村民表示了共同的质疑。

黄德平给《法人》记者的解释是:在这份合同签订之前,六个村就通过招标的方式将粉煤灰发包给了他。他承认,他与村集体企业华丰公司的这份承包合同,确实是在《四方合同》、《粉煤灰销售合同》之后签订的。

不过,黄德平很快又有了另外的说法。他说:“我是受高成华的委托,和华丰公司签署的这份承包合同。”

黄德平说,在签署《四方合同》之前,六个村和华丰公司就电厂粉煤灰发包一事,搞了一次招标,谁中标,华丰公司就将从电厂取得的全部粉煤灰承包给谁。在这次招标中,高成华是中标方,由于大家不信任高成华,就由黄德平来替高成华签这个协议,黄德平手头有高成华的委托书。

在上次记者采访时,下青塘村村委会主任、华丰公司新任董事长黄品金还承认黄德平确实承包了这笔业务,并强调要“要遵守签订的承包合同”,但这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却改变了说法。为了证明这笔业务是高成华承包的,黄品金不厌其烦地向给记者列出了1470万元的去向:高成华承包费400万元;福建一公司的考察费100万元;华能电厂2007年至2008年捐赠的10万吨粉煤灰370万元,2009年至2010年捐赠的12万吨粉煤灰600万元。

只可惜,黄品金连续三次列出的算式结果都不相符,他也没有拿出相关的证据、支出凭证。

村民:盼有关部门能查明真相

高成华又是何许人也?《法人》记者再次仔细查阅了几方签署的《四方合同》、《粉煤灰销售合同》和《粉煤灰供应销售合同》,发现几份合同中,根本没有提及高成华的任何字眼。

举报者怀疑这是有人在精心策划,拉高成华来垫背。他们愤怒地告诉《法人》记者,按照这三份合同的签订顺序,黄德平显然知道华丰公司要有1000多万元的利润,他是故意和华丰公司签署这个“承包协议”以掩人耳目,从而坐享1000多万元的利润。如果黄德平没有和华丰公司签订这份《粉煤灰供应销售合同》,他怎么敢拿走这么多钱,这里面一定有“鬼”! 他们希望有关部门能查清楚这些事,给六个村的几千村民一个交代!

玉环县大麦屿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沈华栋对此给出了另一个说法。他说:“2007年,华能玉环电厂给六个村庄捐赠了4万吨粉煤灰,从2008年起,每年捐赠的数额增加到6万吨。这么多粉煤灰只有卖出去了才有价值,为了卖出这些粉煤灰,六个村就进行了公开招标”。

沈华栋说,为了提高价格,大家动员黄德平竞标抬价,谁知道黄德平抬价后没人接手了,在大伙的鼓动下,黄德平以16元/吨的价格,承包了电厂捐赠的粉煤灰。由于前几年市场不好,粉煤灰基本上卖不动,黄德平亏了不少钱。最后,六个村将电厂粉煤灰的总承包权交给了黄德平,也算是照顾他好弥补原来的损失。

沈华栋的这些说法,遭到了举报村民的反驳。村民说,黄德平原来承包销售电厂捐赠的粉煤灰是赚了还是赔了,村民们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因为没人强迫他签订承包合同。但是,最近两年,华能电厂从捐赠粉煤灰到将粉煤灰的经营权交给六个村,主要是用来支持六个村的新农村建设的。合同中都写得明明白白,这些钱应该是村集体的,是大伙的,黄德平个人凭什么拿走!

举报村民说,不管是华丰公司还是黄德平,在《四方合同》、《粉煤灰销售合同》框架下都不需要任何投资、不用作任何经营、不承担任何市场风险,转手签个合同,一切都由文韬公司兜底,就可以得到这1000多万元的收益。这些钱咋能进入私人的腰包?

文韬公司代表、参与签订《四方合同》、《粉煤灰销售合同》的嘉兴宇通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晓东告诉《法人》记者:“谈判的时候,370万元是被迫拿的,不拿就不给签合同,当时,六个村将华能电厂每年捐赠的六万吨粉煤灰承包给了黄德平经营,这笔钱是给黄德平的补偿。其余的1100万元是按照每年550万元捐给六个村里的新农村建设资金。”

对于记者上次的报道稿件在网上遭删除一事,黄品金、黄德平和大麦屿街道都表示不知情。2010年12月22日下午,在玉环县有关领导的主持下,四方达成的2780万元/年的口头协议,由于至今还未签正式协议,巨大利益最终花落谁家,失地村民又能否分到一杯羹?这一切,也都还是未知数。

“如果黄德平赚了不少钱,那也应该查查黄晓东有多少利润”。沈华栋最后表示,他将对记者报道、反映的问题进行研究,并评估有没有对此展开调查的必要。

黄德平和华丰公司的这种协议有效还是无效?大麦屿街道办事处最终的评估结果是什么?背后有无更大隐情?幕后删帖的黑手是谁?《法人》将继续关注。

治疗白癜风医院

治疗耳聋医院

永州治男性疾病医院排名